无题(5)

    日子渐渐的过去,又到了索隆最讨厌的检查身体的时间了,以前警署里每次体检乔巴总是哔哩吧啦一大堆有的没的,虽然知道他是为自己好,但还是觉得很烦啊,毕竟自己是了解自己身体的,什么伤只要睡一觉就好了,哪来那么多麻烦。

      去体检的路上,护士姐姐一脸菜色,却还要强颜欢笑地在前面带路,实在是因为索隆的黑锅脸太过于凶恶,好不容易坚持到体检房,护士姐姐跟里面的医生通报一声后立马慌落而逃,索隆挑了挑眉,看了看远去的护士,转身进了房间。

      房间很安静,只有仪器运转的声音,里面只有一个医生,静静的背对着索隆...

2017-09-11

无题(4)

     索隆的每一天都是在无聊与烦躁中度过的,每当他想要做点什么比方说锻炼身体的时候,总会有人突然出现来阻止他,要么就是他的那些同伴,要么就是罗那个腹黑家伙,该死的,这些家伙都那么闲吗?特别是罗那家伙,他不是主治医师吗,怎么那么空闲?摸了摸自己的腹肌,索隆感觉好惆怅,这半个月待下去,感觉自己那完美的八块腹肌和人鱼线都要没了,而且这段时间里一直在禁酒,现在想想,酒瘾又被勾起来了,咂了咂嘴,索隆决定偷偷溜出医院去找酒喝。

     但是医院大门到底在哪里,该死!找了那么久怎么还是没有找到,“索隆当家,你在干什么?”声音突然地在后面响起...

2017-09-01

无题(3)

   鉴于索隆那异于常人的强大恢复力,几天后他便能够自行下床走动了。既然能走了,索隆当然不可能继续待在病房了,但是,索隆是谁,只要是问任何一个与他相对较熟的人,回答都会是“一个超级大路痴”,可想而知,现在的索隆,正处在不断迷路的状况,“可恶,这医院怎么那么大,连个花园都找不到!”可怜的索隆还不知道,他现在离花园已经越来越远。

    走了不知道多久,索隆额头上的十字越来越多,伤口处也开始疼痛起来,索隆不得不停下来稍作休息,四处环视了一下,发现前面的房间门是半掩的,挑了挑眉,走向前去。

    一个小时后,等医生开完会回来,看到的就...

2017-08-26

无题(2)

   再次醒来后,首先入耳的便是路飞那特色般的笑声,元气满满的,真是的,知不知道我是个病人啊,总是那么吵闹,旁边的乔巴和乌索普也是,怎么不制止一下路飞。“嘠哒。”门开了,“呦,绿藻头今天还在光合作用啊,还真是颗植物呢。”那个混蛋!等我起来我一定砍死他!“怎么能这么说呢,山治,索隆可是病人。”不错乔巴,不枉我当初那么照顾你。“是是我知道,你看我现在不就给绿藻头准备了药汤吗?”“诶,山治,我也要!”话没说完,路飞的手就已经伸向了药汤,“没有你的份,这个是绿藻头的。”“诶,山治~”说罢路飞手脚并用地去抢山治手上的汤“没有!”山治既要阻止路飞的抢夺,又要防止汤被洒出,眼看就要失守了...

2017-08-22

无题(1)

  “快点,伤员出血量太大,要立刻急救,医生呢,医生在哪?”“怎么回事?怎么那么多血?”“听说是个警察,任务途中被歹徒划了一刀,哎呀,那可真惨啊,整个身子好像都要被划成两半了。”“怎么那么凶残?现世道,唉!也不知道那小伙子能不能撑下来?”“别担心,主刀的可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外科医生,他的能力你还不清楚,就是死神也别想从他手里抢人。”“哈,也是。”
  “我在哪?身体好累。”缓缓的睁开眼睛,却又因刺眼的白光不得不闭上眼睛,还硬生生挤出了眼泪,“你醒了?”一个阴影遮在了自己的脸上方,因为背光,脸看不太清楚,但那眼神还是可以看到的,冷静到接近冷酷的地步,看着这眼神,实在无法把他跟医生...

2017-08-21

随想

  夜深了,人们也都睡下了,四周围安静的只剩下海水与船体细微的碰触声与机器的运转声。船舱的窗旁,一个人静静的坐着,手持一瓶美酒,正痛快的畅饮着,四周一片漆暗,却仍可以看到一闪而逝的微弱的三道金光。“啪!”灯光瞬间亮了起来,饮酒者被突然的灯光刺地眯起了眼睛,而后一脸不爽地看向来人,来人像是毫无自觉般走近,举起手边的酒,晃了晃,问道“索隆当家的,要不要再来一点?”“哦~好啊。”来人将酒放在了桌上,取出一个小杯,倒满后慢慢的啜饮起来,两人谁也没有说话,静静的看着窗外。
  许久后,酒已快要见底,来人看向对方,沉吟片刻,问道“索隆当家的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索隆瞟...

2017-08-20
2 / 3

© 啊啦拉 | Powered by LOFTER